top of page

論台灣博弈產業合法之路有多長?

By——客萊柏娛樂城(玖離)

台灣博弈業的春天何時到來?最近一段時間,國際博弈巨頭在將數十億資金投進賭城澳門的同時,也將眼光盯在博弈業發展迅猛的亞洲。盡管賭博在台灣仍被官方禁止,但事實上自台灣運動彩券自2008年5月起發行後,台灣的合法博弈產業就已經開放了。尤其是近年來,不僅推出體育、彩球、彩票,一些新型“彩球”遊戲也獲得批准。國際博弈公司正是看中這一巨大消費潛力,才紛紛爭搶著向亞洲市場滲透。由於政府規定彩票業不直接向外資開放,一些國際博弈公司便絞盡了腦汁與台灣公司或相關部門合資,要麽提供先進的博弈技術,要麽擔任發行商。

英國在線賭博公司Ladbrokes和國際遊戲科技公司(International Game Technology)投資亞洲彩票業,但目前的收益並不明朗。比如澳洲Tabcorp博弈公司就於去年下半年,在其中國項目上損失了220萬美元。該公司與香港華彩控股公司(China LotSynergy)合資,將基諾遊戲介紹進中國。

盡管尚未看到盈利希望,但美國最大的賭博機公司國際遊戲科技公司仍在與華彩控股結成戰略聯盟。根據協議,國際遊戲科技將對華彩投資約1.03億美元,借助華彩渠道涉足迅猛發展的亞洲彩票市場。與此同時,英國Ladbrokes公司也與經營體育彩票的香港AGTech公司合資,向亞洲體育彩票市場引進Ladbroke的固定賠率投註產品。另一家美國最大的彩票公司科學遊戲公司(Scientific Games)也早在幾年前就活躍於亞洲博弈業,它最近宣佈在中國推出一種新的即時彩票遊戲。


上述博弈巨頭都寄希望於亞洲政府將進一步放寬賭博禁令。但現在的問題是,台灣政府是否會最終放寬福利彩票和體育彩票的限制,並允許賭博合法化?


有的人認為,賭是人性的一種根本需求,在台灣完全禁賭是不可能的。台灣在15年前就已經開放博弈業,現在不存在要不要開禁的問題,而是如何進一步開發品種的問題。博弈遊戲在學術上分為彩票、競技類遊戲和彩球遊戲,現在這些台灣都有了,但“我們絕大多數都是小概率遊戲,返獎率也尚未跟國際接軌”,導致彩民的興趣降低;同時,由於國內彩票玩法過於單一,使得真正具有購買實力的主體沒有吸引過來,轉而投向“地下”賭場或境外更為“刺激”的博弈方式。彩票發行毫無疑問為台灣的各種公益事業提供了巨大支持。但有數據表明,台灣人每年在海外的博弈投註金額相當於國內公益彩票的10倍,也幾乎等於旅遊業的年總收入。

這些巨額資金通過狂熱的賭徒流到了境外的賭場,近至澳門、緬甸、韓國、菲律賓,遠至拉斯維加斯。此外,台灣還存在著一個龐大的地下賭博市場。這種現狀導致了許多社會問題,很多人更因為彩球和非法賭博而遭到罰款。因此,如何打擊非法賭博、推動合法博弈,就成為政府急需面對的一個問題。推動博弈業的開放,有利於帶動經濟發展、勞動力就業,以及減少資金外流。要開發合法的有台灣特色的博弈項目,用疏導的方法滿足人們娛樂和消遣的需求,同時防止非理性的賭博行為,譬如設立戒賭中心等,從根本上推動博弈業的發展。所有國家的博弈業都是逐步走向開放的,台灣的博弈業也不會例外。同時,在台灣的周邊已經形成了一個博弈的環形包圍圈。除了澳門外,包括越南,新加坡,馬來西亞,菲律賓,韓國,朝鮮,俄羅斯,哈薩克斯坦,老撾,緬甸,柬埔寨,印尼等國均開設了賭場,還有即將開放博弈業的日本(建設中)。


2014年2月24日,拉斯維加斯金沙集團董事長謝爾登宣佈計劃投資100億美元於日本建立賭博中心。日本或將出賭博合法化有關法案,將成為全球第三大賭博中心。

2013年9月金界控股(03918)公佈,與俄羅斯濱海邊疆區政府及負責綜合娛樂區的國家授權機構DIC,訂立投資協議。金界同意投資不少於3.5億美元(約27億港元)於俄羅斯濱海邊疆區發展一個名為“濱海邊疆”娛樂渡假城(PERC)的酒店及賭場渡假村綜合體。同期澳門澳門新濠國際和凱升控股有限公司,也將在最近五年內對俄羅斯的這一賭博特區投資6億5000萬美元。2014年3月15日消息,澳門博弈巨頭銀河娛樂19日公佈全年業績,宣佈已與廣東珠海橫琴新區達成框架協議,投資100億元人民幣發展世界級度假勝地之計劃。之前曾有說法,橫琴不會涉及博弈業,但按照這個公佈計劃來講,博弈業將再次在特別行政區中的特區破例開禁!涉及博弈的各類重磅消息近幾年就從來沒斷過。全世界似乎都在為亞洲人而建造賭場,博弈似乎成為了亞洲人所掌控的一種特權。


全球各個國家為了從亞洲人身上榨取可觀的博弈收益而破例開賭。例台灣挺而走險私設賭局的個人和團夥也在急速增加,且涉案金額,參與人數逐年誇數量級的增加。而在中國博弈唯一合法的澳門特別行政區,其博弈發展的規模和增速已經令世界矚目。

2013年澳門博弈毛收入達到3607億澳門元,是拉斯維加斯的七倍,按照3%殺數計算,澳門賭場全年資金流轉金額已經超過12萬億澳門元,今年2月澳門博弈收入達380億澳門元,較去年同期上升40.3%,創新高;按月上升32.2%。

中國政府從澳門回歸伊始就倡導澳門經濟應適度多元化,不希望澳門依然以博弈業獨大。但從澳門銀河再次投資珠海橫琴100建立大型娛樂度假村來看,澳門博弈業的發展併未做任何調整,依舊處在高速甚至超速運行階段。其實,本質上的原因並非澳門不想多元化,而是市場的需求決定一切,日益暴增的賭客,大量豪賭、洗錢資金的流入,刺激了澳門博弈業的繼續膨脹性高速發展。

有句古話叫:肥水不流外人田,這恐怕是每個人都能理解,都能懂得的道理。雖然澳門不是外人,但在澳門博弈業六張正副牌照中不僅沒有一張與中國有關聯,而且也併非澳門本地完全控制,有一部分依舊為外資所控股。這意味著從澳門流出的賭資中,有一大部分會流向海外。所以,真正流入到澳門本地的資金是有限的,大部分博弈收益流到了海外。


中國近幾年經濟高速增長,人民幣快速升值,有錢人多了,開始走出國門了。但是這些錢中的一部分卻以博弈的形式迅速流失到了海外,而且這一流失速度還在遞增。對內地而言,大量賭博資金的外流併未對內地財政有任何收益和幫助,但由此造成的社會問題卻在進一步激化和增加。任何博弈參與者,在其賭輸錢後併不會在參與賭博的境外有所反應和表達。所有由於博弈造成的負面問題大部分都爆發在博弈參與者的原居地。類似因為賭博欠債造成企業破產,員工下崗,家破人亡的案例早已經屢見不鮮。同時還有涉及國家公務人員在內的賭博行為,國有資產流失、國家安全等等問題更加令人擔憂。

在台灣,博弈暫且是灰色地帶的,由於博弈產生的,無論是心理上還是經濟上、社會上的問題都無法進行相關的求助。如果妳因為吸毒被抓,會送妳去勒戒免費治療,甚至有毒癮者還可以求助戒毒熱線和尋找對應的救助機構得到幫助。但是由於賭博造成的問題,只有進監獄、判刑、罰款,沒有任何其他出路。

如何才能防止賭資外流呢?能在國內合法的賭,誰願意冒著被判刑的風險去國外賭呢?我們並非鼓吹賭博合法化並支持賭場的開設,而是希望能政府能夠正視賭博這一現實存在的問題。作為政府應該正視現狀,應該設立專門的機構去研究、了解國外博弈的發展、監管、救助體系等。同時應該更深入的了解台灣自身博弈的歴史,了解台灣內地目前博弈業的真實現狀。

縱觀世界各國博弈業的發展歴史,可以看出,幾乎都驚人相似的經歴了一個由傳統的封閉式管理到開放式管理的過程,特別是面對“賭博”—人們傳統觀念中的所謂“洪水猛獸”,各國政府在處理過程中,幾乎都是採取了謓之又謓的態度。

大家都知道《大禹治水》的故事,大禹治水 的策略核心就是“疏通河道為主,堆堰修壩為輔”,這種策略應用在國家博弈治理上一樣可行。我們可以以“堆堰修壩”傳統的堵圍之法,逐步過渡到“開渠排水”並以疏導為主的開放式治理。只靠“堆堰修壩”單方封堵的措施很難從根本上解決問題。“疏堵結合”才是最好的博弈治理原則。如將博弈在特定區域適度放開後,一定會為國家財政帶來可觀的收益。取之於民,用之於民,從而達到“水害變成水利”的目的。美國的賭城設在大西洋城和拉斯維加斯,這樣美國的博弈輸贏都在美國國內,而不用擔心流失到加拿大。而日本的博弈如果建成,那台灣的資金更加危險。適度開放博弈業。這裡所說的“適度開放”,就是要借鑒國際社會的制度和經驗,從賭場的地點、形式等作出較為嚴格的限制。在適度開放博弈業的同時,對這個行當實行高額的稅收制度,同時輔之以特定群體(如公務員)的禁入制度。


很多人會說博弈業如果開放,一來會損害社會公德,二會引發社會問題。其實,這是杞人憂天。從道德建設層面來說,我們雖然可以考慮修改法律允許博弈業的適度存在,但不影響道德對賭博問題的否定機制。比如,如果有名人或者公務員參與賭博,同樣可以使他們面臨道德譴責乃至紀律約束;至於社會問題的出現,不要把博弈業想像成洪水猛獸,君不見,台灣人在國外輸了破千億,這個社會不照樣在轉?博弈和股票本質都是一樣,就是增加社會資金的流動性,完成財富的二次分配,台灣的股市可以存在,博弈的存在也應該有一定的可能性。

博弈產業示意圖

延伸閱讀:


40 次查看

Comments


bottom of page